Bridge no.2

醬/sauce
喃喃自語,一無是處,寡廉鮮恥,還有一點點天真愛意。

最重要的小事(牧春牧)

牧春牧。大叔的愛電影版後續衍生,建議看過電影再看。


搬回老家那一天,放在春田家的行李比想像中還多,牧多費了幾天才順利搬出。

⋯想想也是當然的。畢竟在那棟房子住了一年以上,到了最末一天依然留下不少東西在春田家。

也不是第一次搬出去,奇怪的是,這次收拾起來的倉促感沒比上次減少多少。


「咦、哥!——」

將最後的行李箱推進自己的房間,一道女孩吃驚的叫聲傳入耳裡。循聲音的來源一看,毫不意外見穿著短褲吃著冰棒的小空正站在他的房門前,兩眼圓睜。

「⋯⋯見鬼嗎,幹麼忽然大叫。」牧沒好氣說什麼,回頭繼續面對他堆滿紙箱的房間,「今天大學不用上課?」

「今天下午沒課...

查看更多

那傢伙是惡魔 15-20(冬虎)(完)

東京卍復仇者。場虎前提的冬虎。70-76話未來線時空。大量未來捏造。

章節 1-3

章節 4-7

章節 8-11

章節 12-14


本次更新,也有性描寫,所以直接附上連結!!!

全篇內文都可以在該連結內找到。


文章連結


因為很長,所以拆成兩頁,感謝閱讀QQ 有任何感想都大歡迎!!!!


查看更多

那傢伙是惡魔 12-14(冬虎)

東京卍復仇者。場虎前提的冬虎。70-76話未來線時空。大量未來捏造。

章節 1-3

章節 4-7

章節 8-11


本次更新略有性描寫,慎入。


12


第一次發生關係的那晚,他們在客廳做了一次,進一虎房間又做了幾次,結束後千冬還是回對面自己的臥室睡了。是一虎一腳踢他下床,別說他還是一名病人。千冬對此有點莫名的不滿,但兩人一開始就說好這是純粹的床上關係,再怎麼不滿,他也只得對此釋懷。房間距離還近,連反駁的餘地都沒有。

隔天見面,千冬如常九點半起床,繫好領帶、著裝完畢踏出房門,他撞見剛起床的一虎。一虎不像往常那麼晚起的事實沒讓他驚訝多少,倒是一...

查看更多

那傢伙是惡魔 8-11(冬虎)(重發)

東京卍復仇者。場虎前提的冬虎。70-76話未來線時空。大量未來捏造。

章節 1-3

章節 4-7


8


醒來時摸了半天才摸到床頭櫃上的手機。千冬對手機螢幕睜開沈重的眼皮,驚覺自己沒聽到鬧鐘鈴響睡過頭,十一點了。螢幕上還顯示十來通事務所的未接來電。百般辛苦推開被單坐在床邊,宿醉殘留的暈眩還未完全消散。他撥電話給武道,向他道歉自己沒有聯絡,同時告知他今天會晚一點進公司。武道聽見千冬在電話裡不同往常的聲音而疑惑,千冬隱約聽見了那頭低沉的嘆氣聲。

「⋯⋯很久沒見你喝醉。」遲疑片刻後,武道說:「⋯⋯抱歉啊千冬⋯不如你今天⋯⋯」

「不,我會去。...

查看更多

那傢伙是惡魔 4-7(冬虎)

東京卍復仇者。場虎前提的冬虎。70-76話未來線時空。大量未來捏造。

章節 1-3


那傢伙是惡魔


4


三月過了一半,東京的氣溫還是偏低。人在澀谷街上的千冬想起這幾天事務所暖氣有些故障,找人修理後還是一下冷一下熱,還不如室外寒爽舒適。

組長武道待在個人辦公室裡,身為No.2的千冬就待在外頭處理他們場子的雜務。

「是嗎?知道了我會派人處理。」千冬掛下武道的電話。柴八戒再次去電武道向他們施壓討債的效率。

他再撥電話給幾個負責討債的部下,要他們儘速去處理那些拖欠債務的落魄賭徒。

柴八戒因為聚集金錢的能力突出,在東京卍會急遽成長時期受到稀咲很大...

查看更多

那傢伙是惡魔 1-3(冬虎)

東京卍復仇者。場虎前提的冬虎。70-76話未來線時空。大量未來捏造。


那傢伙是惡魔


1


那傢伙是惡魔。

面對眼前已入住他家數月的羽宮一虎,松野千冬慢慢體會到,這個人就是個惡魔。

「這麼看來,交予本部的上納金與隱藏的資金流確實多半控制在半間手裡。」

今天是週一,他們兩人在千冬購置的高級公寓中,於客廳開定期的二人會議。

一虎從千冬手中接下東京卍會的名下企業資料,從一沓紙面文件抬起眼,沒什麼意義地,對他身邊的千冬給了一個微笑。

時值初春三月,午後溫煦日光自不遠的落地窗曬了滿室,在兩人身上留下了模糊的黑影。那對深而失溫...

查看更多

面具之下(審判之眼/八杉)

審判之眼。八神/杉浦。

建議13章與泉田在咖啡廳會面的劇情結束後食用。


面具之下


送真冬搭上計程車,又去了趟蜜茱蕾咖啡廳與泉田檢察官會面後,人還在燈火通明的神室町裡的八神隆之,低頭確認了一下腕錶。時間已過午夜十二點。

受夠了這擾攘的一日,八神考慮要不直接回事務所休息時,他接到東徹的來電。

東說明了關於杉浦那小子的後續發展。

「嗯?還有這種事?」聽完對方說明,八神遲疑了一下,「不是,我可以理解他現在情緒緩不過來,但要我特地回去一趟又是為什麼?哭到走不動?」

「這我也不清楚⋯⋯唉,現在的年輕人真是——」東打住上升的語氣,八神聽得出他...

查看更多

煙(龍麥)

東京卍復仇者。龍麥。

有開車,慎入。    


 


「啊啦,阿堅來啦~」

澀谷鬧區內一間位於路角的居酒屋,晚上七點多正值生意高峰期間,外頭排了頗長的隊伍,多是一些下班後來這裡打算好好犒賞自己的白領工薪族。龍宮寺堅帶著老闆娘也認識的一個孩子來,直接走向站在店門口的老闆娘打聲招呼。

「阿姨晚上好。」龍宮寺拉起大大的微笑,他遞出一袋當季水果給她,「還有要給阿姨的梨子,我記得上次您說過想吃,特地請附近果行大姐留的喔。」

老闆娘接了袋子下來,「破費什麼,真是的⋯⋯你這孩子還是這麼...

查看更多

地獄裡無月色(東京卍復仇者/場虎)

東京卍復仇者。場虎。


地獄裡無月色


1


臨時拼湊。

由第一日踏入那棟暗無天日的大型電玩中心,見到大批穿著同樣衣色的新夥伴,場地能想到的就這幾個字。但是又不太能準確形容現在這過度密集的狀態。

聚在門口附近的幾個人朝他投來毫無溫度的目光,沒有任何的問候語。說不上是懷疑不信任還是漠不關心,總之他們見到來者是他,知他是身份通過認證的同夥人,就回過頭去做原先做的事。若沒有仔細端詳,所有人的面孔都是差不多單調的五官,每三五人成團的單位散布空間內,或站或蹲,大部分在這裡群聚的人不太聲張,抽菸或圍坐在地上聚賭消磨時間也是幾無聲息。這...

查看更多

Beyond the Signal(東京卍復仇者/場虎+微半虎)

一個人的末日》後續,此篇亦可獨立閱讀。場虎+微半虎。


Beyond the Signal


自從那天在一虎家渡過暴風雨般的一夜之後,一虎對場地的態度產生了巨變。

不騎自己的愛車火箭砲,老是要場地騎車載他。兩人在街上行走時,以天氣冷了為理由,或其他他想不起來的微不足道的理由,或者毫無理由,兩人不是勾肩搭背摟腰,就是一虎像個女人直接攬住他的手臂,絲毫不在意路上其他行人的注目禮。用餐時強行坐他身邊,桌上打打尋常牙祭,桌下兩腿互相勾纏、隨時勾出天雷地火。玩火玩上身、一前一後進男廁隔間就是一場纏綿悱惻的濕圕吻及吻以上的行為,直到外面有...

查看更多
©Bridge no.2
Powered by LOFTER